10元换一命

  • 文章
  • 时间:2018-10-01 08:33
  • 人已阅读

  约翰是个出租车司机。这天夜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个子男人上了他的车,说要到市郊的一个小镇。约翰打量了他一下,此人神情憔悴,衣服皱巴巴的,眼睛上还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出于职业习惯,约翰一眼就判断出,这是一个老实人,不会给他带来多少麻烦。

  

  一路上,约翰没话找话,主动与“眼镜”搭讪,但对方似乎显得很冷淡,约翰问一句,他答一句,有时则干脆一言不发。不过,约翰并不在乎这些,他平时就喜欢聊天,再加上刚才多喝了两杯咖啡,说话的欲望比平时更强烈。

  

  说着说着,约翰不知不觉就把话题扯到了金钱上,他说:“钱这东西好啊!除了金钱以外,世界上什么都靠不住!钱是什么?钱是比亲人还要亲的东西。没了它,就比死了亲人还要难受——”

  

  “钱是婊子养的!”突然,一直沉默不语的“眼镜”大叫一声。

  

  约翰吓了一大跳,回过头呆呆地看了他一眼。

  

  “眼镜”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解释道:“对不起,我刚才的意思是说,钱这玩意儿有时候是靠不住的。你如果太在乎它,迟早有一天会被它反咬一口的。”

  

  约翰一怔:“反咬一口?”

  

  “眼镜”连连点头道:“对,一口把你咬死!”

  

  这下约翰乐了,心想:瞧这家伙,胡言乱语的,真是脑子有问题。这么一想,约翰便没兴趣跟他谈下去了。可他不甘寂寞,便打开收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惬意地驾着车。忽然,约翰抬头发现前方不远处停着两辆警车,正在检查过往的行车。约翰一惊,猛踩刹车,然后迅速掉转车头,飞快地朝一条岔道上驶去。

  

  车子在坑坑洼洼的路面颠簸了好一阵子,才渐渐放慢了速度。约翰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却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嘴里如释重负似的嘀咕道:“好险,好险……”

  

  突然,他意识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连忙打开车厢灯,结果吃惊地发现“眼镜”正蜷缩在后排的座位上,脸色苍白,一双惶恐不安的眼睛在镜片后闪烁不定。

  

  约翰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伙计,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刚才我只不过是为了躲避警察的检查,才把车子绕到这边来的。实话告诉你吧,我这车有半年没交费了,如果被警察查到了,那我可就倒大霉了。老兄,你刚才是不是怕我有不测之心?哈哈哈……”说着,他再次忍不住大笑起来。

  

  大约一小时后,出租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眼镜”问要多少钱,约翰说150元。“眼镜”吓了一大跳,以为听错了,又追问了一句,约翰说:“不错,150元!”“眼镜”小心翼翼地问:“师傅,你是不是收高万博man3.0是加拿大(CSC)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万博娱乐下载网址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万博抢庄牛牛安卓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万博man3.0娱乐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欢迎您的加入,尽享炫酷体验!了?我记得过去坐这趟车,一般收费不超过50元……”

  

  约翰不耐烦地说:“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你到底交不交钱?”“眼镜”不满地嘟囔道:“你这是在敲诈!”约翰恶狠狠地瞪着他说:“老子就是敲诈你,你能把我怎么样?”“眼镜”不说话了,乖乖地交出钱。然而,就在“眼镜”下车后刚走出几米远,却被约翰叫住了。

  

  “什么事?”“眼镜”回头看着约翰,疑惑不解地问道。

  

  约翰从车里钻出来,说:“少了10元。”

  

  “眼镜”摸了摸身上,苦笑着说道:“对不起,我真的没有了。”

  

  约翰冷冷地瞪着他,说:“你少来这一套,像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眼镜”可怜巴巴地说:“可我身上真的没钱了!”

  

  约翰说:“那不行,我信不过你。我得亲自搜搜看。”

  

  “眼镜”紧张地说:“不,你无权搜我的身,你这是犯法!”

  

  约翰蛮横地说道:“你少拿法律吓唬我。你越这样说,越说明你心里有鬼。”

  

  约翰站在“眼镜”跟前,足足高出他一个脑袋。突然,约翰冷不防伸出左手揪住“眼镜”的衣襟,将“眼镜”整个人提了起来。

  

  “眼镜”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汗水淋漓,看上去就像随时会哭出声一样:“老哥,就算是我求你了!明天我一定加倍还你的钱,好不好?”

  

  约翰哪里理睬他,顺手就在“眼镜”身上搜索起来。突然,他像触电似的,忙把手缩了回来,说:“没错,你身上的确没钱,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说着,他头也不回地朝出租车走去。“站住!这事还没完——”“眼镜”突然在他背后喊道。

  

  约翰万博man3.0是加拿大(CSC)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万博娱乐下载网址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万博抢庄牛牛安卓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万博man3.0娱乐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欢迎您的加入,尽享炫酷体验!一愣,缓缓转过身来,只看见“眼镜”从内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黑糊糊的枪口正对着他。

  

  约翰大惊失色:“伙计,你千万别乱来!你坐出租车的钱,我都还给你,我一分钱都不收,可以吗?”

  

  “眼镜”神经质似的摇头说道:“晚了,晚了!如果一开始你就这么爽快地放我走,那我们之间肯定是不会有事的。可现在就不同了,你已经发现了我的秘密,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的。”说完,“眼镜”扣响了扳机……

  

  不久,约翰的死就见报了。报纸上说,约翰是被一个逃犯杀死的。这个逃犯原来是一家公司的主管,贪污和挪用公款被发现后一直在外逃窜。这次,他潜逃回来,是想取出他埋藏在某个地方的赃款,没想到遇上了约翰这么个难缠的家伙,于是便发生了上面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