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悲惨世界》随笔

    《悲惨世界》随笔

    《凄惨全国》漫笔大千全国,人生如画,恬淡与浓郁交相辉映,是精彩或是平淡又或是凄惨。但在一个凄惨全国里的人生,好像都只能是凄惨的。我从2015年7月20日到2015年8月12日,用了

  • 清新图片清新

    清新图片清新

    (一)绝句(宋)志南古木阴中系短蓬,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苍拙古木林中,于岸边树荫之处停下小乌篷船,轻轻系上缆绳,慢慢登上河岸。和尚拄着

  • 场面描写的

    场面描写的

    局面描摹的局面描绘的(一):热烈的超市大年三十晚上妈妈收拾好房间,叫我陪她去超市购物,我愉快地许可了。咱们有说有笑地走在返回三江超市的马路上,远远就看到三江超市门

  • 读《狼和小山羊》有感

    读《狼和小山羊》有感

    明天,我读了一则与小植物无关的一个寓言小故事——《狼和小山羊》。这则寓言讲述的是炎天的薄暮,小山羊在牧场跟搭档们说了再会,就径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太阳公公蹲在西上顶

  • 读《篱笆上的铁钉》有感

    读《篱笆上的铁钉》有感

    前不久,爸爸给我买了一本《哈佛家训》的书,要求我不单要细心看,并且要领会内里故事的大旨。我听起来有点难,可拿到手翻看后发觉内里的小故事一个比一个引人入胜,让人收获

  • 机电学院举行“安全呼叫转移”主题文艺汇演

    机电学院举行“安全呼叫转移”主题文艺汇演

    近年来校园传销火警偷盗事情屡次在高校上演重大要挟校园保险。为进步宽大同窗的保险防备认识寓教于演10日晚1900电机学院在南区礼堂举行了以“保险呼叫转移”为主题的文艺汇演。

  • 你想过自己可能会孤独终老吗?

    你想过自己可能会孤独终老吗?

    你们想过本身也许会孤傲终老吗?虽然以前插科打诨也自嘲过,可是当我有一天在饭桌上当真发问,伴侣也当真回覆之后,我以为这话题真的值得思索。他的回覆是:也许。是啊,闲逛到

  • 交 换

    交 换

    那年春节前,姑姑给我和堂姐寄来了两件上衣,一件白色的,一件粉色的。包裹一打开,我当即抢过那件粉色的上衣,由于白色的太一般了。堂姐见我选了粉上衣,只好拿了那件白色的

  • 不死鸟

    不死鸟

    ?夜晚又想起那不死鸟的传说,来自一部本国小说。????间或也想起王家卫片子里那枝叶婆娑的马来丛林——流光飘动,年代渐老。????喜爱那台词,那无脚鸟的比方,谁都未尝不是那只无

  • 纳木错湖:天使一滴泪

    纳木错湖:天使一滴泪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正午,我越过雪山,揣着朝圣的心,走近你!这里是海拨4718米处的高原初秋。草原还未卸下绿装,冰川还未封堵山路。汽车在广袤的原野上飞驰,我看见,阳光下,你

  • 追忆曾孟朴先生

    追忆曾孟朴先生

    我在上海做学生的时代,正是东亚病夫的孽海花在С?林上陆续刊登的时候,我的哥哥绍之曾对我说这位作者就是曾孟朴先生。隔了近二十年,我才有认识曾先生的机会,我那时在上海住

  • 我能请教一个问题吗

    我能请教一个问题吗

    青年问大师:“大家都说我丑,我真的很丑吗?”大师端起一杯水,浇到青年脑袋上,青年不解:“你的意思是,我每天都洗头就不那么丑了?”大师回答说:“丑到端水水更流,举杯

  • 有家难回

    有家难回

    刁巴是个小老板,最近恋上了一个叫梅子的姑娘。梅子特别有明星相,把刁巴迷得神魂颠倒,早忘了自己是有家室的男人。为了能跟梅子多待些日子,刁巴跟老婆撒了个谎,说自己要到

  • 真正的金钥匙

    真正的金钥匙

    清朝康熙年间,徽州城中有家著名茶行——马记茶行,老板是马汉卿。马汉卿有个徽州城人尽皆知的败家儿子马殿科。这天,马殿科正在押金斗蛐蛐时,贴身家仆挤进来在他耳边道:“

  • 改变命运的纸条

    改变命运的纸条

    鲁大海原本是宁津县的县委书记,为老百姓干了不少实事。三年前他头脑一热“拿”了一个包工头几十万元红包,没过多久东窗事发,他就被“请”到监狱蹲班房去了。三年间,老婆王

  • 首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33